济南新闻网主页 >  每日财经  > 正文

东京奥运会闭幕,人们仍然在用电视看奥运吗?

济南新闻网 2021-08-09 22:44:48 新闻资讯 142℃

8月8日晚,2020东京奥运会迎来闭幕式。


半个多月前,当东京奥运会开幕式现场众人合力竖起奥运五环时,电视机已经不再是唯一的收看方式,通过在线视频APP、社交媒体了解奥运信息的网友越来越多。


如果把时间拉回到悉尼或雅典的奥运周期,我们记忆里的模糊印象大概是在客厅吹着风扇,吃着冰棍西瓜,和家人一起守着电视荧幕,看上半个多月。


作为一项悠久的体育盛事,奥运会吸引着全球范围的关注,除了运动员,视频媒介的工作者也是最繁忙的群体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2020东京奥运会开幕以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融媒体矩阵报道成绩屡创新高。CCTV-5作为奥运主频道,创2005年以来频道单天份额最高纪录,与2016里约奥运会同期均值相比,东京奥运会期间CCTV-5收视份额涨幅达20%。央视体育、央视网、央视影音平台日活、互动量等核心数据频频刷新历史纪录。总台账号主持的奥运微博话题累计阅读量超55亿,多平台发布的短视频累计播放量超23亿。


不过,在美国市场,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公布的初步数据,东京奥运会开幕式观众数为1670万,创近33年美国观看奥运开幕式观众人数的新低。但同时,奥运会又为其流媒体业务带去了上线至今最多的用户增长。[1]


这个对比让人意外,但也算情理之中。奥运会,这样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全球媒介仪式,自然也是媒介技术发展和观众兴趣变迁的参照系。本期全媒派将从东京奥运会的收视出发,讨论观众收看渠道的变化及其特点。


作为香饽饽的奥运会转播权


移动互联网流行前,电视是观看奥运会的主要媒介。


1936年,拥有40年历史的奥运会首次在柏林尝试了电视实况转播。由于技术限制,转播通常只覆盖主办地附近和广播电视使用较发达的地区。一直到上世纪80年代,奥运会的转播权都由国际奥委会和主办国奥组委组织签订,对象则是各国的主流公共广播电视媒体。


彼时,奥委会支持媒体免费传播,只有在1948年伦敦奥运会时,第一次象征性地向BBC收取了很少的转播费。


1984年,当时的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启动奥运会的商业化改革,开始出售电视转播权。2001年,奥委会设立官方主转播商OBS(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提供赛事转播服务,销售转播权的传统也沿袭至今。


东京奥运会闭幕,人们仍然在用电视看奥运吗?

奥运会转播权发展历程[2][3]。


随着电视的发展普及和转播机制的成熟,奥运会逐渐打开全球电视转播的大门,真正走向大众,也成为奥委会、媒体、广告商等合力打造的商业盛事。面对这个全球知名度最高的体育IP之一,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广电巨头、主流媒体自然不会放过争夺转播权的机会。


如今,奥运转播商一般以公开招标的方式获得,被授权媒体享受区域内独家转播权,可以再进行二次分销。在我国,根据相关政策,奥运会的转播权属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其他媒体平台的版权均来自于央视分销。


这源于广电总局在2016年颁布的一项通知。依据《关于改进体育比赛广播电视报道和转播工作的通知》,重大的国际体育比赛,包括奥运会、亚运会和世界杯足球赛(包括预选赛),在我国境内的电视转播权统一由中央电视台(现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负责谈判与购买。


换言之,国内的互联网平台若想获得东京奥运会转播权,需要与负责版权管理和对外授权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总经理室签署协议。


以今年为例,我国在总台分销之后,隶属于中国移动的咪咕拿到全部直播和点播内容权益。而腾讯和快手则作为持权转播商,拿到点播权益。在竞争一向激烈的美国,则由NBC拿下了转播权。


东京奥运会闭幕,人们仍然在用电视看奥运吗?

本届东京奥运会获得转播权的网络服务商名单。图片来源:国家版权局


奥运收视行为背后的电视业生态变化


今年的东京奥运会由于是空场举办,远程观看成了人们与奥运会之间最主要的连接方式。不过,虽然央视的收视表现不错,但这似乎并未给全球电视媒体都带去预想中的大波关注。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