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新闻网主页 >  每日财经  > 正文

大连银行2020年营收、净利双降 前十大股东中三名为“老赖”

济南新闻网 2021-05-28 09:38:20 新闻资讯 94℃

  中国网财经5月25日讯(记者 燕山 王金瑞)近日,大连银行发布2020年报显示,该行总资产、总负债微增,但是营业收入、净利润却双双下降。另外,该行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未达到监管要求。

  值得关注的是,大连银行前十大股东中三家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的“老赖”。此外,中国网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该行以及下属分支机构合计领银保监会9张罚单,合计被罚200万元,5名责任被警告并处以不同金额罚款,2020年7月该行还曾因违规涉企收费遭银保监会通报。

  中国网财经记者拨打大连银行2020年报披露的客服电话欲就该行“营业收入、净利润下滑的原因,多位主要股东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等问题进行采访,该行工作人员表示会向相关部门反馈并记录下记者联系方式,但截至发稿前并未收到相关回复。

  营业收入、净利润双降 前十大股东中三名为“老赖”

  大连银行2020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末,大连银行总资产4198.57亿元,增幅1.63%;其中,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2143.26亿元,增幅11.13%。总负债3934.36亿元,增幅1.55%;其中,吸收存款2794.80亿元,增幅-1.36%。

  在总资产、总负债微增的情况下,大连银行营业收入、净利润呈下滑态势。报告期内,该行实现营业收入76.15亿元,同比下降4.82%;净利润10.04亿元,同比下降19.73%。就营收结构来看,利息净收入60.65亿元,同比增长6.43%;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 5.62 亿元,同比下降 45.51%;投资收益10.15亿元,同比下降14.33%;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1.92亿元,同比下降505.23%。

  另外,大连银行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已连续4年下降,且均未达到监管要求。报告期末,该行资产利润率0.24%、资本利润率3.85%,分别较上年末下降0.06、0.93个百分点,均低于监管要求的不得低于0.6%、11%的规定。

  资产质量方面,报告期末,大连银行不良贷款余额 88.2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9.20亿元;不良率 3.94%,较上年末增长 0.01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 120.62%,较上年末增长4.57个百分点,但是仅高于监管“红线”0.62个百分点。

  资本充足率方面,报告期末,大连银行资本充足率11.62%、一级资本充足率9.21%、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9.21%,分别较上年末增长0.51、0.30、0.30个百分点。

  就股东质量来看,大连银行前十大股东中三家为失信被执行人,即俗称“老赖”。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大连银行第四大股东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曾于2018年1月18日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并于2021年2月24日两次成为被执行人,执行标的分别为30206924、14658180元;第八大股东锦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于2020年3月20日两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并于2021年24次成为被执行人、2020年1次成为被执行人;第十大股东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分别于2020年4月1日、2020年6月19日、2020年10月16日、2021年2月1日4次成为失信被执行人,并于2021年13次成为被执行人、2020年3次成为被执行人。

  另外,中国网财经记者注意到,大连银行多笔大额股权拍卖曾遭遇流拍。阿里司法拍卖网显示,2020年12月29日,锦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大连银行4500万股股权第二次拍卖依然流拍,起拍价9399.6万元,较市场评估价 16785万元降幅为44%。另外,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大连银行1亿股股权在2020年8月19日进行了拍卖,起拍价合计约3.17亿元,较评估价降幅15%,但最终仍因无人报名而导致流拍。

  2020年以来合计被罚200万元 曾因违规涉企收费遭通报

  除了业绩下滑、多位主要股东成为失信被执行人之外,中国网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自2020年以来,该行以及下属分支机构合计领银保监会9张罚单,合计被罚200万元,5名责任被警告并处以不同金额罚款。

  具体来看,2021年5月11日,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因房地产开发贷款资金未按约定用途使用;贷款风险分类不准确被罚110万元;2021年3月1日,大连银行因异地非持牌机构在规定时限内整改不到位被罚30万元;2020年11月5日,大连银行天津分行因漏报案件信息被罚30万元;2020年2月4日,大连银行成都天府支行因授信“三查”不到位,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30万元。

  此外,大连银行还曾因违规涉企收费遭银保监会通报。2020年7月8日,银保监会发布《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关于银行违规涉企收费案例的通报》显示:“大连银行第一中心支行于2019年1至5月期间,与某集团指定的5家客户(为该集团关联公司)分别签订《东银通产品服务协议》,银行向客户提供咨询服务,先后收取费用合计2086.25万元。第一中心支行通过服务协议约定服务价格,内部调查报告未对客户服务需求做出可行性分析,未对该项服务收费进行成本测算和定价测算,没有明确列明服务定价成本依据、收费项目成本结构和收益覆盖成本情况;与其中1家客户签订的服务协议,未选择服务内容具体项目;向5家客户提供的咨询服务内容雷同或基本一致,侧重宏观政策层面,没有针对客户实际经营和财务状况提供实质性服务。”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