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新闻网主页 >  股市楼盘  > 正文

投资的三套系统

济南新闻网 2021-06-16 16:29:16 新闻资讯 54℃

  红周刊 特约 | 肖志刚

  对于参与股市的投资者,无论是投资股票还是基金,既然属于时间套利,就需要有一套完整的基于时间维度的投资系统。如果再往下细拆,可分为三套有机的子系统,分别是解释系统、应对系统、预测系统,各自对应的任务是解释过去、应对当下、预测未来。这三套子系统是相辅相成的有机体,在时间维度具有延续性(见图)。    在面向未来进行一项投资决策的时候,需要对未来进行各种预测,包括预测方向、幅度、时点。首先需要的就是预测系统,以进行科学、合理的预测。要想预测未来,需要收集一些信息,包括已知的已知、已知的未知,然后通过经验、逻辑或思维来加工这些信息。

  投资者需要掌握一定的规律,包括经济规律、金融规律、科技规律、社会规律等,而这些规律一定是在过去某些时候有效过,否则就不称为规律了。我们可以从过去的历史中寻找规律,要善于从历史中观察、归纳出规律来,这就需要我们有一套解释系统用来科学、合理地解释过去发生的历史。正所谓,我们如何预测这个世界,取决于我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

  有了解释系统与预测系统,我们就可以开始构建自己的投资组合了,看好什么就配什么股票。我们对世界的认知是不完备的,包括信息的不完备、规律的不完备。另外随着时间的推移,有些我们以为正确的规律,其实并不正确,有更正确的规律在发生作用,股价的走势往往并不如我们预期的那样,甚至相反。这个时候,我们就要调整组合了,这就需要一套应对系统了。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就是应对系统。不会做的题要跳过,不会爱的人要分手,不会涨的股票要割肉,大概也是这个意思。解释清楚了过去,预测对了未来,如果也能够从容应对当下,这就是一个完美的投资流程。总体上,解释过去、预测未来,像是研究层面的正反面,围绕着研究而存在,应对当下就是在交易层面了。

  解释过去、预测未来都是独立于实际组合管理的,类似于理论探讨,有了明确结论后,才切换到应对当下的层面。这时就要考虑是否还有现金可以买,如果没有现金了,是要卖掉浮盈的还是割肉深度亏损的,以腾出现金来。这就是研究与投资的区别,不光是范围的扩大,更关键的是从恋爱到结婚了,有现实约束。当看到一只更好的股票,想换?研究员说一句不再看好,然后就不管了,就像恋爱时说一句分手就行,结婚之后分手还得去民政局办手续,还得向双方父母解释,直到腾出仓位才能找下一个。

  准确来说,研究与投资在这三个系统方面,有如下的区别。

  第一,应对系统层面的区别。一个投资人员应该要有三套系统:解释系统、预测系统、应对系统。而研究人员只有解释系统与预测系统,没有应对系统。基金经理面对的是仓位上的相对比较,必须在不同股票间进行风险收益比的衡量与取舍,而研究员其实没有仓位限制,近似于无限资金,可以这个也看好那个也看好,熊市的时候可以这个也不好那个也不好,但公募基金多数在熊市里也必须持有股票,这就是约束。

  第二,解释系统层面的区别。研究员的研究对象是某个特定的产业运行机理,而基金经理的研究对象是股市运行机理、宏观经济运行机理、金融运行机理。

  第三,预测系统层面的区别。研究员需要预测的是EPS,是偏自然科学层面的,是有科学规律可循的。基金经理需要预测的是PE,是偏社会科学层面的,是在研究预测投资者的群体行为,有迹可循的规律不多,而且也没有系统性的理论指导。    研究的科学因子

  平时大家在实践中,会悟出很多的道理或规律,那么如何检验这些规律是否正确呢?实践当然是检验的最好场所。但也有缺点,就是必须承担风险,同时耗费时间,有可能花三年时间检验出来是错的,不光亏了钱,时间也浪费了三年,这个检验的成本与代价就太大了。

  社会科学的研究,不像自然科学那样,可以先在实验室重复进行验证,直到找到答案。股市与经济的规律,除了实践,只能从逻辑上进行理论推演。科学的逻辑,必定有科学的依据。尤其可能从理论上就能先推翻,不用耗时、耗一个科学的规律是什么样的?应该符合三段论的标准,即过去、现在和未来。

  一个科学的规律是什么样的?应该符合三段论的标准,即过去、现在和未来。一个科学的规律,如果能够完美地解释过去,能够验证当下,那它就能预测未来。打个比方,这就像生活中女生的梳子,梳过的地方都是平平顺顺的,没有梳过的地方都是乱七八糟的。随着时间的过去,一直往下面梳,能够慢慢梳平整。

  大家在分析一件事情的时候,看用的规律是不是对,这里有三个更具体的经验标准。

  第一个是科学技术。如果一件事物的发展变迁,能够落实到技术层面来解释,那大概率是对的。比如之前说的移动互联网背景下的手机炒股,解释了 2015年大牛市,就是落实到技术层面,这种解释大概率没有错。再比如历史上有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的文学形式变迁,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变迁?主要是因为印刷术、造纸术的进步,出版成本日益下降,大家都用得起了。在唐朝的时候,大概皇帝也写不起小说吧。随着技术的演进,有了 MP3、 MTV ,现在更是有了抖音、直播等视频形式。总之,如果把一件事情发生的原因归到技术层面,大概率是正确的。

  第二个就是一分为二。凡是在分析一件事物的时候,能够将分析对象的范畴和概念界定清楚,能够做到不遗漏、不重叠。用数学集合的说法,就是分出来的各个子集不相交,且并集为全集,这个时候其实一分为几都可以。

  比如将同学分为男生女生,这是一分为二,而不是分为体育好、数学好,这样就可能漏了,也可能重叠。分地域时分为关内和关外,而不是东北和南方,因为这样就漏了华北、西北等好多地方。本书前面部分提出的时间套利、空间套利,这样就界定清没有重益,没有遗漏。还有销量周期、价格周期,公司型基金、塑契约型基金,生产资料、生活资料等。还有已知的已知、己知的未知、未知的未知,虽然一分为三,但也没有遗漏,没有重叠。

  策略分析师经常会从基本面、资金而、技术而、消息面、政策面去依次展开分析,这种划分方法,就有重叠,资金面会反映到技术面上,消息面也会反映到资金面上,这样容易混淆。

  第三个就是看分析问题的时候是对人不对事,还是对事不对人。二元制,是一个经常用来形容国情的词,一般指狭义的城乡二元制度。除此以外,现实中还存在一些广义的二元制现象,一元是封建,另一元是科学。比如股票市场有一批具备金融理论丛础的基金经理,也有电视上的股评家,有现代医学也有各种民间草药方子,有现代舞蹈也有广场舞,有量子物理学家也有易经大师,有现代金融机构也有民间高利贷,有精确计算的飞机设计师,也有很多农民造飞机的壮举,这样的二元分类,与城乡无关,区别在于是否接受现代科学理论。

  思维上仍落后于现代科学的人,在分析事物发展的时候,经常找不到真正的原因和规律,最常见的习惯是信奉主观原因,而放弃挖掘客观规律,也就容易陷入阴谋论。他们相信这个世界就是不同的人在操纵甚至在捣鬼,比如股票跌了,肯定是哪个主力在打压吸筹。

  区分这种人还挺容易,就是看他们分析问题的时候,是对人不对事,还是对事不对人。不过经常对人不对事,那说明离科学还有点远。

  作者:肖志刚

  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

  公募股票基金经理,雪球网人气用户。

  曾就职于中国直升机设计研究所、富国基金、天弘基金,曾任天弘基金股票投资总监。

  管理的天弘永定价值成长基金,在2016年的收益率为17.45%,在372只偏股混合基金中排名第 一(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数据)。

  曾获得《中国证券报》三年期金牛基金经理、《中国基金报》英华奖等荣誉。    

相关文章
热门浏览
热门标签